Kaija Saariaho

发表于 2013-07-01

Kaija+Saariaho+Saariaho

 

Kaija Saariaho 芬兰作曲家,1952年出生于赫尔辛基。她为舞台戏剧、多媒体和室内乐重奏组创作作品。她的创作使用了录音带、电子乐器德现场演奏和计算机。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这个芬兰名字在艺术音乐领域的号召力的确在与日俱增。萨里雅霍的音乐有不可抗拒的现代感,特别是迅速而敏捷的节奏,展现出十足的数字时代的气息。生活在法国的凯雅·萨里雅霍曾获得过格什温作曲奖,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音乐大奖之一.她曾于赫尔辛基、弗赖堡学习作曲,后从1982年开始便居住工作于巴黎。她在IRCAM的学习与研究已对她的音乐产生了巨大影响,她作品中特征性的华丽与神秘的织体常被与现场音乐和电子相结合。尽管她的作品中大多数为室内乐,但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她逐步转向了更强力度及更大结构规模的创作,例如歌剧《L’Amour de loin》、《Adriana Mater》与清唱剧《La Passion de Simone》。

 

Nymphea(睡莲)  – 2013上海电子音乐周演出作品

 

创作Nymphea Reflection的起因来自于我写作弦乐四重奏《Nymphea》时产生的想法。

随后,当我正式开始投入到作品创作中时,我发觉因为种种原因,直接的进入是不可行的,我需要寻找一个全新的起点。最后我设计了一个由六个独立部分所组成的形式,每一部分都有着迥异的特性。

这六个组的名称来自他们的表情特性:Sostenuto, Feroce, Dolcissimo, Lento espressivo, Furioso and Misterioso.

我以保持弦乐织体作为开始,而不是运用电子手段。我试图通过管弦乐写法来模拟一些电子处理的效果。

在最后一部分我音色化地使用了塔可夫斯基的一首诗,由演奏家轻声吟唱出来。诗词并不能被清晰地听见,但其精神体现于整部作品中。

阅读这首诗是聆听这部作品前最好的准备,想比之,如追溯其中的作曲元素却难以揭示其音乐本质。

 

盛夏已逝

亦或从未来过

阳光虽已如此温暖

却需要更多

所有一切都逝去

落入我手中得

象那五瓣的叶子

却需要更多

恶永不消逝

也没有善会徒劳

炽热总伴随着清光

但却需要更多

生命将我聚集

安卧在它翼下

我虽常享好运

却需要更多

没有叶子

没有树枝

天象如玻璃般洁净

但需要更多

 

(Translated by Kitty Hunter-Blair)

凯雅·萨里雅霍

 

 

NoaNoa(芬芳)  – 2013上海电子音乐周演出作品

这部作品的想法源于我在1992年创作芭蕾音乐Maa时产生的一些关于长笛的想法。 我想要将它们写下来,也因为夸大甚至滥用某些长笛上的怪癖已经是困扰我多年的问题,这迫使我通过尝试作出改变。 在作品的形式方面,我对同时发展多个元素的想法进行了实验,先将他们按顺序排列,然后相互叠加。 作品的标题引用自Paul Gauguin(保罗•高更)的同名木雕作品,同时NoaNoa也是Gauguin(高更)的旅行日记的名字,该书写于1891-1893年作者到访塔希提岛期间。我的作品中选作人声部分的句子片段便是来自这本书。 NoaNoa也是集体创作的作品。长笛的很多细节是我与Camilla Hoitenga(卡米拉 霍伊藤加)一起完成的。电子部分是在让·巴蒂斯特·巴荷耶监制下开发并由Xavier Chabot操作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