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neumatic Sound Field / 气动声场

发表于 2013-06-13

EDWIN

 

在装置——气动声场中,一种对于声音节奏、空间以及音高的感知之间的连续体被创造出来。

数十个气动阀门被安置在一个水平的平面上,用以制造风、压力以及声音。

制造出仿佛有一个悬置于听众之上的呼吸的声音环境的效果。

声学性的声音,均由围绕我们的大气中的暂时压力变化产生和构成。

扩音器在大多数情况下用移动的隔膜来在气动声场中制造出这些压力变化,同时压缩空气用来制造声学性的声音。

压缩的空气被连接到一个将压缩气体释放到外面的可控高速气动阀上。

这将使阀门周围大气中的压力变化可控。

因压缩空气在发声及产生风时均具有高于外界的气压,制造出一种“发声的风”的效果。

气动声场是一个由7×6=42个独立可控离散阀门构成的的网格,宽约十米,深约二十米。

声音以不同的速度、方向以及强度在其中穿梭。

声音的运动的模式以一种生成的方式被创造出来,并且与风的空间运动相关

这些模式互相跟随,或者同时发生,产生不同密度发展及空间干涉情况。

这对听众提出了挑战,要求他们决定自己在环境中的位置

一些理论说明:

当我们面对刷新率高于16帧每秒的电影胶片的序进时,感受到的是事物在时间中连续地发生,而并不是彼此间有间隔的独立的帧。

同样地现象也出现于我们的听觉体验中。

往复的振动在其重复频率高于16赫兹时,被人们以音调的形式感知,而低于这个频率的振动则被感受为离散的波动。

对于声音来源的位置的空间感知,是部分地由左右耳所面对的声音到达时间的差别决定的。

这项技术经常被反向应用在立体声再现技术当中,实现方式为让单声道的声音被在左扬声器上相比右扬声器提早一点点播放,或反之。目的是让声音在两只扬声器间任何位置上实现空间化。

气动声场对四十二个阀门运用了脉冲的空间时间延迟。

通过使用不同的速度、延迟、重复,一个介于空间节奏模式、声音空间位置、声音的运动以及音与音高的感知间的连续体被创造出来。

气动声场由Edwin van der Heide开发,是tesla-berlin e.v. 中的实习计划,首演于sonambiente 2006,2007年新版本对内容进行了更新。

它使得一些特定的可能性到达一个更高的水准。

一些实际说明:该装置是有意被设计为在室外展示,但是也可安置在室内(半开放)场所。

装置的大小(10×20)可根据环境情况作改变。

气阀最适宜的高度约为4-4.5米。

 

压缩空气由一台空气压缩机制造,配合1000公升容量的空气仓,制造速度可达2000公升/分钟。

阀门的网格布局可通过以桁架搭建的建筑体来实现。

硬件及软件均根据装置进行定制。

阀门控制接口具备22微秒的精确度。

该界面基于现场可编程门阵列技术

软件的通过实用cycling74的图形编程环境MAX/MSP进行设计。